当前位置: 主页 > 资讯 > 天价潮鞋玩家生意经:炒鞋如炒股内容

天价潮鞋玩家生意经:炒鞋如炒股

2019-10-16 18:23 作者:本站作者 来源:网络整理 次阅读

天价潮鞋玩家生意经:炒鞋如炒股

  球鞋“江湖”上,小君(化名)有一个特殊身份——炒鞋玩家。

  2017年,他雇了20个人排队购买AJ(Air Jordan)一款新鞋,并由此踏上“炒鞋”之路。两年间,挣了近30万。

  当新京报记者询问其是否算“散户”里挣得多的,小君笑而不语。不过,他透露,曾看到过某庄家的流水,月入几十万。

  AJ的走红只是球鞋市场成为“名利场”的一个缩影,天价球鞋背后,品牌商同为幕后推手。多年来,耐克、阿迪达斯等品牌通过限量、抽签等方式,刺激着球鞋市场的繁荣,也让整个球鞋市场陷入疯狂。

  进阶之路

  抢鞋难“转型”玩家,两年挣近30万

  现在的市场开始流行这样一句话:“中年人炒股,年轻人炒鞋。”

  小君的抢鞋初体验,要追溯到十年前。当时,他仍处于学生时代。早上7点多,就开始在北京某购物广场排队。而此时,现场已经有不少人排在店门外。

  “差不多凌晨四五点就有人排队了。”小君进阶玩家之前“苦”于抢鞋,“抢鞋真的太难了,中签率低得可怜,堪比摇号。如果不是有组织地抢,基本很难抢到。但是当时买鞋没地方买,大家只能往店里涌。那些鞋又都被塑封好了,也不好意思试号,用户体验特别差。”

  此后,小君开始从鞋贩子手里买鞋,却因过高溢价率以及真假难保证再次碰壁。

  一级市场抢鞋成功率低,又不甘心在二级市场花大价钱买鞋,机缘巧合下,小君成为了一名“散户”。

  “抢鞋这种活动都是先到先得,比如前几年抢阿迪达斯的椰子(Yeezy)就需要预约,预约成功后收到官方信息,才算真正获取去实体店里购买鞋子的资格。当时我提了几双,除了自留外,其他几双原价为1899元的鞋在微信朋友圈以高出700元的价格卖了。”尝到甜头的小君,后经“高人指点”逐渐找到门道,并开始雇人排队买鞋。

  2017年,小君雇了20个人排队购买AJ一款新鞋,从此踏上了“炒鞋”之路。兼职做“散户”的两年间,挣了近30万。

  在炒鞋圈内,炒鞋玩家一般分为两类。一类是通过官方渠道抢鞋,并在市场售卖赚利差的散户;另一类则是通过大量扫货、提拉价格等方式左右市场价格的庄家。

  小君自认是“散户”。他对记者表示,球鞋圈本身是一个由买和卖组成的生态系统,几乎所有人都扮演着买家和卖家的双重角色,“到现在我也不是一个庄家,顶多算散户。对于散户来说,开始卖鞋都是‘以战养战’,因为喜欢球鞋,但球鞋太贵买不起,一次性多买几双再卖了,形成一种不自觉的‘共享经济形式’。”

  小君自称见识了球鞋市场从“熊市”走向“牛市”的全过程:一开始,球鞋比较小众,甚至在很多中国人眼里不上台面,大家还是喜欢西装。那时候,虽然也有这种最朴素的球鞋崇拜,比如父母那一代的回力白球鞋,“但是市场是非常‘熊’的。”他举例称,彼时,一双发售价为1480元的勒布朗签名鞋,打折售卖的情况非常普遍。

  分野发生在2004年。这一年,篮球明星乔丹带着其红黑战靴来到中国,推广自己的球鞋牌子Air Jordan。此后,明星代言、时尚品牌联名等元素兴起,球鞋开始进入中国人的视野。15年间,根据虎扑识货披露的销量数据,目前Air Jordan 1已经有815种配色,月销量超过6万双,仅今年4月,Air Jordan 1 low 黑红脚趾一款鞋的销量就已经超过2万双。而在电商平台上,Air Jordan 1黑绿橙漆皮售价已经高达29849元。

  谈及炒鞋“生意经”,小君对新京报记者表示,潮牌生意是粉丝生意。椰子鞋当时发售价1899元,但是通过明星效应和粉丝经济,甚至已被炒到20000元。市场价比发售价高出30%非常常见,有的甚至是原价的好几倍。其中,阿迪达斯2017年发售价不到2000元的350V2白斑马椰子,上市一周内价格迅速飙到1万元以上。耐克的FF WHITE x Nike Blazer Mid彩虹配色鞋发售价也不过899元,在淘宝上的售价却曾高达8000元。

  玩转“鞋市”

  线上线下秒杀爆款,“炒鞋就像炒股”

  狂热的消费需求,催生出二级市场。对于炒鞋玩家来说,这已然成为一门生意,而不仅仅只关乎球鞋。

  记者采访身边多位潮鞋爱好者发现,每人手机上基本会安装少则两三个、多则数十个购买球鞋的APP。炒鞋玩家则是线上和线下双线抢鞋。